重生后我撩了前任的死对头姜明阮,花穗,重生后我撩了前任的死对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撩了前任的死对头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搞钱要紧

简介:【前世今生,疯狂互撩】前世,姜明阮端庄懂事,却不料父母意外身亡,众叛亲离,直至丈夫将堂妹领进家门,她才幡然醒悟。一朝重生,她决定远离前夫,为父母报仇,活得开心。哪知上苍为她开了一扇门也关了一扇窗,为了活命,只能顺便撩一撩前夫的死对头镇北王。却不料,撩着撩着,她就被镇北王娶回了家,一生一世一双人,娇宠无限。

角色:姜明阮,花穗

重生后我撩了前任的死对头

《重生后我撩了前任的死对头》免费阅读

正值十二月寒冬,盛京飘起了鹅毛大雪,窗外的风呼啸而过。

这样的寒冷,却挡不住靖王府的喜气洋洋,他们正敲锣打鼓的迎接他们的新王妃。

后院深处。

不同于前边的喧闹,姜明阮所在的院子荒芜不堪,墙角耷拉了几颗枯黄的野草,朱漆门上的朱漆亦脱落了几块,破旧的窗户早已抵挡不住屋外的严寒,尽管花穗为她盖了两层被褥,姜明妩还是觉得全身都在发冷。

在这偌大的王府,她过得连下人都不如。

下人的屋里都已经烧起炭火了,她身边却连个汤婆子都没有。

“大姑娘,奴婢再去给您找两床被子来。”

花穗摸了摸被子里姜明阮骨瘦如柴的手,冷得像冰疙瘩似的。

被唤做大姑娘的女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屋顶,尽管面容憔悴,形容枯槁,也挡不住曾经的花容月貌。

只是这王府哪还有人顾得上他们,姜明妩不过是一个被废弃的王妃,因着新王妃\”心地善良\”,才被留在这后院混口饭吃。

“别去了,咳咳咳咳——”

姜明阮强撑起身,开口想让花穗回来,却猛烈的咳了起来,鲜红的血一下喷到破旧的被褥上,格外刺眼。

“大姑娘,大姑娘您怎么了?您不要吓奴婢!”

花穗吓得眼泪直往下掉,不停地帮姜明妩轻拍后背,动作慌乱,可姜明阮嘴角的鲜血像止不住似的,不停的往外流。

姜明阮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时日无多,今天,或者是明天?

她就要与这个世界长别了。

“大小姐,奴婢去给您找大夫,您等奴婢!”

花穗擦掉眼角泛起的湿润,伺候姜明阮躺回被窝里,轻轻拭去她嘴角的血迹,掖好被子,就冲出了房门,往前厅跑去。

姜明阮苦笑着摇了摇头,想拦也没力气拦,怎么可能有大夫?她已经卧病在床一年多了,从未见过大夫的影子。

“王爷!王爷!王妃就要不行了,求求您救救大小姐吧!给王妃请个大夫!”

花穗跪在靖王的面前,不停地磕头。

靖王却看也不看,一脚将她踹开,口中说道:“晦气东西,本王的大喜日子还敢出来,拖回去乱棍打死!”

……姜明阮在床上等了许久,等到精神都恍惚了,也没等到花穗回来。

她的头好痛,心也好痛。

她作为侯府嫡女,怎会在短短时间内落得这般田地?

姜明阮初嫁靖王府时,也是位人人爱戴的靖王妃,她端庄懂事,长相明艳大方,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挑不出一点错处。

她和靖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

虽无甚感情,但好在婚后靖王对她还算不错,事情又是从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呢?

去年年初,嫁入王府两年的姜明阮终于被查出喜脉。

王府上下和姜家都高兴得不行,第二天母亲就携着堂妹姜明宜到靖王府来看望她。

姜明宜和她是完全不一样的性子,姜明阮端庄淑女,姜明宜却是个喜欢蹦蹦跳跳的活泼女子。

让见习惯了名媛淑女的靖王眼前一亮。

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靖王为了让姜明宜能够名正言顺的坐上靖王妃的宝座,不惜设计陷害她的父母,还对外宣称她卧病已久,甘愿让出王妃宝座,让姜明宜代替她的位置照顾他。

真是可笑!

如果想要另娶他人,大可以和她掰开来说,和离便是了,她姜明阮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

为什么要对她的父母下手呢?

又为何要让她落到这众叛亲离的地步呢?

可当她知道这一切时,她已是不能自理的病驱了,被困在靖王府的后院当中,报仇无望。

姜明阮好恨,直至断气,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带着浓浓的不甘。

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不甘心让这两人往后和和美美的生活!

意识渐渐离开了她的身体,她的魂魄渐渐升至屋顶,此时她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早已不复当初的意气风发,前靖王妃姜明阮就这样死在了靖王娶新王妃的那个雪夜。

靖王觉得这件事晦气至极,命人把姜明阮的尸体扔在了乱葬岗中。

姜明阮再次睁眼,是在姜家的马车上。

她不是死了吗?死在那个寒冷的夜晚。

姜明阮掀开帘子,看到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她怔住了。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在她十三岁的时候,曾和娘亲王氏王玥一起北上,探望在北疆驻守的父亲。

“大姑娘,您可算醒了,您这可睡了一路了。”

映入眼帘的是花穗那张仍旧稚嫩的小脸,彼时花穗才十一岁,刚被拨到她身边伺候。

那年的记忆涌入脑海,姜明阮瞬间明白过来,她重生了!或许是上天听到了她不甘的声音,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现在她回到了父母仍在,她也还没出嫁的十三岁!

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一定不会让上辈子的事情再发生一次,这辈子她要好好保护父母,远离那个渣男,也要给自己一个恣意灿烂的人生,不做那所谓的名门淑女了。

姜明阮想明白之后对着花穗灿烂一笑,那模样让花穗看着心都颤了两颤。

太美了,其实姜明阮的长相很是妩媚,活脱脱就是一个祸国妖精。

眉如柳梢,细细弯弯,美眸如狐狸眼一般勾人,如花瓣般细嫩的双唇,小巧而不失英气的鼻子,在她的脸上堪称完美的组合。

只是姜明阮平时太过端着了,做足了淑女做派,笑不露齿行不漏足,美则美矣,失了几分美人的灵动感,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无趣。

“你怎么愣住了,我想喝水,车上没有了。”

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了,姜明阮在车上坐了一天,腰酸背也痛,最难受的还是嘴巴,干得不行。

“噢噢噢,姑娘给!”

花穗连忙从腰上解下水袋递给姜明阮。

此举又收获了姜明阮的第二个明媚笑容,让花穗看得又呆住了,真的太太太美了!

又过了两刻钟,马车停在了一个二进的院子前方。

“玥玥,阮阮——”

姜明阮还没下车,就听到了爹爹姜忠铭的声音,一下子红了眼眶。

只见姜明阮提起裙摆,下了马车扑进了姜忠铭的怀中。

“爹爹,我好想你!”

姜明阮这一举动和平时的她大不一样,众人也只当她是太久没见父亲,一时激动了些。

谁料姜明阮又转身抱住了母亲王氏,继而说道:“母亲,我也好想你啊!”

众人:???不是早上才见?

                           

原创文章,作者:搞钱要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ll.com/yuedu/7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