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青青,沈从霜《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北溪有云

简介:【重生+女强男强】上一世,邢青青做了别人的棋子,最终落得身败名裂,满门惨死!她枯骨黄土、身首异处,而她的夫君娶了最信任的表妹洞房花烛,执掌天下。重来一世,邢青青化作云家长女,身怀六甲,练成绝顶神功和医术,誓要手刃仇人,报仇雪恨。只是她不愿意招惹的哪位冷面将军,为何是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他们不是死敌吗?不是一见面就恨不得掐死对方的吗?为什么会一起生孩子!内心强大女主VS腹黑霸道男主

角色:邢青青,沈从霜

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

《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免费阅读

骊山严冬,风雪肆无忌惮地的灌进一座华丽的宫殿内。

凛冽的寒风吹起殿内的软烟纱,在吱吱作响的门窗中,一个瓦瓮被人从内殿踢出,随着瓦瓮的滚动,只看到一位长发凌乱,舌头被人割掉,脸颊被人划了十几道伤疤,一只眼被戳瞎的女人的脸。

瓦瓮被人踢到宫殿前的台阶上,台阶之下跪着满地的老弱妇孺,在风雪的摧残中,一些人已经被活活冻死。

被装进瓦瓮里的女人,正是臭名昭著的宣阳皇后邢青青。

此时的邢青青有口不能言,四肢被人砍去装进了瓮里,活生生的做成了人彘。

一位身穿凤袍,仪态万千的女子在浩荡的仪仗中而来,女子看着瓮中的人彘,在侍女的搀扶下从銮轿中走下,来到邢青青身前,看着她的脸得意的笑道:“表姐,成为人彘的感觉怎么样?”

瓮里,邢青青发出不甘的怒吼,只是没了舌头,她的声音都显得无力沙哑。

看着人彘表姐,即将成为新后的沈从霜得意的转了个身说着:“姐姐你不能说话啊,我还想听你夸夸我身上的这件凤袍如何呢,是不是比你当年封后时,更华丽、更漂亮、也更适合我。这件凤袍是陛下亲自下旨命司珍局为我缝制,陛下说,我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至于姐姐你,不过是他制衡朝臣的棋子而已。”

棋子,原来自己满心喜欢的男人,只把她当成棋子。

“姐姐你不会以为,陛下是真的喜欢你吧!”

是啊,以前她真的以为皇帝赵琮喜欢自己,现在只觉得可笑,觉得自己可耻。她一颗真心错付,换来家破人亡的下场,她邢青青真是蠢,真是傻,蠢得无可救药,傻到害死族人。

带着满腔怨恨看着眼前得意的表妹,瓮里的邢青青身体不停挣扎,随着她身形摇动,瓦瓮颤抖的样子在沈从霜的眼里实在是可笑,说着:“姐姐,你们邢家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姐姐你下场这么凄惨,被丈夫抛舍弃,被天下人诅骂,家破人亡。对了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你当年小产的三个孩子,都是陛下亲自吩咐人做的,陛下亲口对我说,你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孩子,她的孩子!!

赵琮,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既然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亲自登门求亲,你既娶了我,又为何要害我如此,赵琮我恨你,我恨你!

“呜呜…”面目狰狞的邢青青想要发出诅咒的声音。

看着表姐的惨状,沈从霜坐到一旁准备好的椅子上发号命令:“皇上有旨,邢家忤逆犯上,意图谋反,罪无可赦,今日满门斩首,一个不留,行刑。”

满门斩首!!!事到如今,邢青青终于认清了从前枕边人的嘴脸,更认识到沈从霜和赵琮暗中勾结,陷害自己,令自己名声狼藉,家破人亡的真相。

可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愤怒,至亲之人还是一个个被斩首在自己眼前。

祖母、婶婶、嫂嫂们,还有年幼的侄儿和侄女们,在沈从霜得意的大笑声中,在灰蒙蒙的风雪之下,骊山别宫前的大雪被鲜血染红,而邢家的儿女至死都没有发出一声求饶。

瓮里发出愤怒和不甘,邢青青心中怒吼:“赵琮,沈从霜我要叫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们,我要灭你们全族…”

看着殿前家人的尸首,邢青青流下血泪,心中默默发誓:“如果能重来,她定要化身地狱,将赵氏王族,沈家之人一个个拽入十八层地狱,叫他们不得好死,叫他们血债血偿。”

雪越下越大,邢青青的身体已经麻木,彻底失去了知觉。

当瓦瓮被人踢下台阶,清醒半分的邢青青奋力挣扎想要靠近祖母的尸首,却被人一脚踢开,只看到沈从霜的身影出现道:“姐姐,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们邢家咎由自取,都是你们欠我的,我不过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

欠,邢家何曾欠过沈家半分,她邢青青又何尝欠赵琮半分。从头到尾,只有赵琮对不起自己,对不起邢家,是整个黎国对不起他们邢家。

仅有的一只眼睛看着表妹沈从霜,邢青青丑陋的脸露出一丝冷笑,心中默默发誓:“如果能重来,她一定不会嫁入东宫,也一定不会可怜沈家表妹将她接到宫里,更不会喜欢上赵琮这个渣男。如果能重来,她一定要报仇,为邢家人报仇!”

沈从霜看着到死神情依然倔强的表姐说着:“表姐,你曾经是名满华京的将门嫡女,东宫太子妃,大名鼎鼎的宣阳皇后,而我只是一个罪臣家的女儿,你高高在上,我如蝼蚁。可是现在呢,你们邢家满门二百三十七人,人人身首异处,不得好死,真是天道好轮回!”

“沈从霜,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邢青青心中怒吼。

看着表姐丑陋的脸,沈从霜道:“姐姐,你是不是想死啊!可我偏不让你死,我要让你像只蝼蚁一样活着。”说完又狠狠的踢开瓦瓮。

瓦瓮滚滚向前,邢青青看着一旁竖起的大刀,终于奋力挣扎,让自己脖子抹在大刀上,鲜血飞喷而出,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弧度,就像是一张符箓,带着邢青青满腔的怨恨进入轮回。

看着人就这么死在自己眼前,沈从霜怒斥:“废物,怎么就让她死了。”看着邢青青死去的脑袋,又吩咐,“将她的脑袋割下,丢了喂野狗。”

黎国文清九年,祸害朝野长达六年的宣阳皇后邢青青暴毙于骊山别宫,同日,邢家满门二百三十七人皆被斩首,一个皇后死了,一个家族也消失了。

百门村,黎国一个不起眼的小乡村。

春天里,细雨正滋润着大地,在村口的一棵古树下,几个流氓正在欺负一个身怀六甲的的女子。

那女子在倒春寒的春天里穿着一件破烂的袄子,挺着一个大肚子,头上戴着一朵绒花,模样清秀可人,被几个流氓拳打脚踢的时候,还不忘护着肚子里的孩子。

这几个流氓都是村子里的恶霸,什么偷鸡摸狗,奸淫掳掠的事情没干过,欺负一个孕妇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北溪有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ll.com/yuedu/7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