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傻妃:神秘九王爷宠上天(唐卿卿,孙氏)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傻妃:神秘九王爷宠上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忆潇

简介:为救兄长,她心甘情愿当傻子,嫁给了双腿残疾,克死无数未婚妻的暴虐九王爷。新婚之夜。男人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她:傻子?唐卿卿咬着下唇不甘示弱:残疾?两人做了交易,他认她王妃身份,她用蛊术替他治病,井水不犯河水。婚后。九王爷:本王有心疾,卿卿抱才能好。唐卿卿:……不,你没有。九王爷:卿卿,亲亲!唐卿卿:……说好的只是交易,这个九王爷怎地日日缠她,好生不要脸!还说要护她一世周全!

角色:唐卿卿,孙氏

替嫁傻妃:神秘九王爷宠上天

《替嫁傻妃:神秘九王爷宠上天》免费阅读

承安二十五年,小傻子唐卿卿登上马车,从乡下江州前往京城。

她七岁那一年就被丢到了乡下,直到今日才被接回,原因无他,唐家要将她嫁去靖王府替嫁。

世人都知道,九王爷陆言风少年成名,小小年纪被封靖王,可自从南疆回来就性格大变,不仅双腿残疾不能人道,还脾气暴虐残忍无情,据说还克妻,但凡要嫁入靖王府的女子不是无故暴毙,就是生了怪病不久于世。

唐家的女儿们都不愿意嫁,孙氏认为唐卿卿痴傻可欺,便打算让她去替嫁。

孙氏派去接她的马车十分简陋,就连马也是最劣等的杂交马,从江州到京城走了整整半个月。

眼见着就要进城了,那枣红马突然闹了肚子,不得不再耽搁一天。

当晚,痴傻的唐卿卿摇身一变。

月夜下,少女英姿飒爽,一袭黑色夜行衣在晚风下衣袂翩飞,一双清亮的眸子可与头顶星辰争辉。

丞相府正在办大寿,此刻门口人来人往,唐卿卿足尖掠地翻过檐墙,再一跃上了房梁,如暗夜里的精灵,飞檐走壁最终在一处小屋前停下。

她抬头望了一眼上面的匾额——“炼丹房”。

屋门上了锁,唐卿卿利落地拔下乌木簪,飞瀑长发散落的一瞬间,只听“咔嚓”一声,沉重的锁链打开了。

少女嘴角勾起一个自信的笑,闪身进入屋内。

屋里弥漫着浓厚的草药味,唐卿卿一边将乌丝重新挽起,一边嗅着鼻子在一排排木质的草药架穿行,倏而停了下来,她从香囊里摸出一颗鸡蛋大的夜明珠,在确认了草药的名字后,眸色惊喜,小心翼翼地将那木盒揣进了衣襟里。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大门倏而被推开,寒风裹挟着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唐卿卿堪堪收起夜明珠,还未来得及躲好,就被一个大力狠狠地掼在了门框上。

“别出声。”

男人声音沙哑,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纤细的颈脖间,灼烧着她娇嫩的肌肤。

因为撞击,唐卿卿的脊背火辣辣得疼,忽然逼近的危机感令她心口扯紧,她手腕翻转将软刃捏在手中,然而不过刚刚抬起手臂,又被男人钳住举过头顶控制住了。

唐卿卿挣扎了一下,男人力气之大,她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她迅速又捏了个蛊诀,然而……竟然无事发生?

她修炼蛊术多年,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她隐约记得师父说过,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蛊术才会失效,难道……

她能感受到,男人的呼吸声正越来越急促,而且……若是她判断得没错,这个男人被人下药了,还是性子极烈的虎狼之药。

月光下男人的眸子呈琥珀色,似是丛林里的野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不妙啊!

就在这时,嘈杂的人声越来越近。

“老大,我们找到了轮椅,人会不会就在附近?”

“搜,他跑不远的!”

紧接着便是急促的脚步声。

“你是什么人,唔……”唐卿卿刚准备开口,唇瓣一热,男人竟然直接吻了上来,将她剩下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那可是她的初吻啊!唐卿卿的小脸烧红了一片,又羞又恼地挣扎起来。

耳边却传来男人凶狠低哑的声音:“再出声,我就杀了你!”

唐卿卿顿住了,也不敢再说话,她能感觉到男人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他并非在跟自己开玩笑,若是自己再出声可能真的会命丧于此,经过刚刚的交锋,她意识到打不过他。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屋内却静得可怕,仿佛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老大,附近就剩这间屋子没搜了,怎么办?”门外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

“这里是丞相府的禁地,你们都在这里守着,我一个人进去瞅瞅。”说这话的应当是这些人中的首领,话音落下,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

唐卿卿挣扎了一下,立刻察觉到男人犀利的视线射了过来,于是小声道:“你松开我,我有办法对付他。”

“我凭什么相信你?”男人并没有松手,而是挑了下眉,借着月光他看见少女因奋力挣扎正扭动着腰肢,很细很软,像极了……后院小野猫被他捏住后脖颈时用力扑腾的模样。

或许是想到了那只软乎乎的小家伙,男人大发慈悲地松开了唐卿卿一只手,唐卿卿悄悄收起软刃摸出夜明珠,二人之间的方寸之地立刻明亮了起来。

少女微微一愣,眼前的男人尽管用面具遮了半张脸,可依旧可见其五官精致,轮廓如刀削一般,一双淡棕色的狭长凤眸深邃如渊,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男人特有的荷尔蒙,就像是一只豹子,随时随地就会扑上来将猎物撕个粉碎。

“你,你看见了吧?我穿着夜行衣,是来偷东西的,我们是一伙儿的。”唐卿卿强压心中恐惧,故作理直气壮。

“一伙儿的?”男人渐渐眯起了狭眸,少女的睫毛很长,如同蝴蝶的翅膀,在他的心尖扑棱,一双美眸似有无数星辰在闪烁,又像是刚出生的小奶猫,灵动中带着一丝无辜。

果然是只小野猫啊……

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女,尽管一身黑衣包裹,依稀可见她纤细窈窕的身姿,刚刚用内力压下去的燥热再度涌了上来,似是被少女透过衣料传出来的热度灼伤一般,迅速松开了手。

一旦离开了束缚,唐卿卿警惕地向后退了半步。

……

大门被用力推开。

“别藏了,出来吧!”黑衣首领打着火折子点亮了桌上蜡烛,整间屋子忽然变得亮堂起来,他垂眸便瞧见了瑟缩在角落里的少女。

少女只穿了件白色中衣,领口散乱露出些许白皙的皮肤,虽然脸上沾不少了黑灰,可一双泫然欲泣的澄亮眸子像是一把钩子,叫人移不开眼。

黑暗中的男人冷眼看着这一幕,小野猫说有办法原来是这种办法,那双秋水翦瞳此刻如丝如媚,如猫爪挠心,男人的眸子又深暗了几分。

唐卿卿目光从黑衣首领手里的大刀上掠过,再抬眸时水光潋滟:“大哥,求您救救奴家!”

眼前的女孩儿美得令人心颤,黑衣首领两眼放光,没想到这屋里还藏着这么个标志的美人儿,那炼药的老头倒是会享受。

“小娘子,只要你乖乖听话,伺候好哥哥,哥哥就救你出去,好不好?”黑衣首领向唐卿卿一步步走去。

唐卿卿模样乖巧,羽睫扇动,点了点头:“只要您肯救奴家,奴家什么都就听您的。”

这时屋外传来同伙的声音:“大哥,里面情况怎么样,需不需要兄弟们帮忙?”

唐卿卿哆嗦了一下,声音发着颤:“大哥,奴家好怕!”

黑衣首领似是见到了一吹就散的蒲公英,只想立刻用双手小心翼翼捧住,一颗心软化成了水,他急躁地扭头对门外大吼道:“你们去别处找,这里有我就够了。”

说完丢掉手里的刀,急不可耐地向少女扑了过去:“小娘子不怕,哥哥来疼你了!”

屋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这时,黑衣首领脖颈一凉,只见一只冰凉的小手如蛇一般,覆上了上来,男人一愣,低眸撞上了少女冷冽的眸子。

“你……!”

唐卿卿嘴角牵起一个弧度,她指尖银刃闪过,黑衣首领来不及呼救,咽喉处已然多了一道红痕,身子瘫软倒在了一边。

她利索地站起身来,有些费力地拖着黑衣首领藏在了炼丹炉后面,吹灭了桌上的蜡烛。

正向屋外迈出一只脚……

没料到,又被一个力量给拉了回去。

                           

原创文章,作者:忆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ll.com/yuedu/7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