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婿》小说最新章节,张山,胡思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乡村医婿

小说:神医

作者:鱼不虚

简介:金龟婿遭到毒害,变成一个又聋又哑的傻子,受尽了岳母的屈辱和嘲笑,离婚后无家可归,暂时住进了小姨子的家。因撞到村霸不可见人的交易被灭口,机缘巧合下获得龙王传承,获盖世医术,得无上神功,从此开启逆袭之路!

角色:张山,胡思礼

乡村医婿

《乡村医婿》免费阅读

“妈,我真的要跟他离婚吗?”

“哎哟我的傻姑娘诶,那个又聋又哑的傻子,你还跟他过啥子?”

“可是,当年要是没有他,我们连房子都修不起,现在我们用的还是他的钱。堂妹的学费也是他资助的,我们一家子欠他太多了,这样丢下他,不会被乡亲们说闲话吗?”

“闲话?你跟个傻子结婚,他们才会说闲话,至于你妹妹,她要想报恩,你让她嫁给那个傻子啊!”

“大山虽然傻了,但长得确实很帅,生育能力也应该还在,他现在没有那个意识,我可以叫他躺下,我自己动。”

“你动个屁!你个傻丫头怎么就听不明白呢?这三年要不是我拦着,你这辈子就甩不掉他了!我这么跟你说吧,村长的大儿子看上你了,只要你答应嫁给他,就可以给我们五十万的彩礼!那可是五十万啊!”

“我……我考虑一下吧!”

盘龙村的一户人家中,母女俩正在大堂中交谈。

胡思礼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张山,眼中闪过一丝纠结。

她和张山已经结婚三年了,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三年前,张山是县里有名的农家乐老板,还上了县里的新闻。

她妈妈怂恿她接近张山,让她和张山结婚,看能不能让张山出钱给她家修房子。

张山也确实很喜欢她,还没结婚就出钱把房子给她修好了。

可结婚那天,张山一家喝了毒酒。

他父母被毒死,他自己也昏迷了三天三夜。

醒来后,就变成了一位聋哑人,智商倒退回了五六岁。

胡思礼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张山问道:“张山,如果我想和你离婚,你同意吗?”

张山满脸笑容,看着胡思礼认真的点头。

“诶!”

胡思礼悠然叹气:“你一个聋哑人,怎么可能听得懂我说话呢?”

张山再次点头:“诶!”

他听不到,但可以看懂别人的唇语。

因为说不出话,所以没人知道他会这个技能。

事实上,他宁愿不会这个技能!

“诶诶诶,一天到晚就知道诶诶诶,我耳朵都听出茧了,让他滚去灶房屋把碗洗了!”杨朝芬不耐烦的说道。

胡思礼看着张山,一手指向灶房屋,一手比划着洗碗的动作。

张山急忙起身,朝着灶房屋跑去。

随后便传来乒乒乓乓的洗碗声。

“真是个废物,洗个碗跟拆家一样,你这种人活着,还不如出去被车撞死算逑!”

杨朝芬冷哼一声,随即对着胡思礼说道:“明天村长和他儿子要来家里,我们谈一下彩礼和婚宴的事情!”

“妈,您怎么能这么急,我都还没答应呢!”胡思礼看向厨房,无语的说道:“就算大山说不了也听不见,但我总觉得这么做对不起他!”

“那你明天就让他上山去拜龙王呗,反正他每个月都要去,你只要看不见他,心里就不会有愧疚感了!”

“那……那我明早让他去龙王庙吧!”

“这就对了,你赶快去洗个澡,明天好香喷喷的见村长儿子!”杨朝芬伸了一个懒腰,“我先去睡了!”

杨朝芬睡觉后,胡思礼一个人在大堂坐了许久。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

和张山结婚三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但老妈说得对,自己始终是一个女人,不可能和一个傻子过一辈子吧?

一张毛毯披在了胡思礼的身上。

是张山看到她发呆,怕她凉着了。

“谢谢你,你快去睡吧,我要洗澡去了!”

胡思礼指了指卧室,双手合十放在左腮下,比了一个睡觉的手势。

洗漱完后,胡思礼裹着毛毯来到房间。

张山还没睡,指着自己刚刚躺过的位置,满脸笑容的喊道:“诶!”

意思是被窝已经暖和了,你快来试试。

胡思礼双眸紧闭,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思索再三后,她将毛毯褪下,露出凹凸有致的雪白胴体。

她趴在张山的身上,将张山的手抓到了自己的身上。

“张山,我给你一次做男人的机会,今天过后,我就是别人的女人了,你只要做了这一次,这些年的付出应该就不亏了!”

张山触手处是一片温润嫩滑,Q弹Q弹的。

张山忍不住捏了一下,感觉非常的舒服,还有点上头。

胡思礼面无表情的问道:“舒服吗?”

张山点头:“诶!”

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近距离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咚咚咚!

房间门突然被敲响了。

“早点睡啊,明天早点起来打扮!”

胡思礼被吓得从张山身上滚到一旁,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

“知道了妈!”

三年来,妈妈每晚都要来敲一下门。

被这么一打扰,胡思礼也没有性致了。

她轻轻拍了拍张山的肚子,歉意的说道:“快睡吧,时间不早了。”

第二天一早,杨朝芬就在一个竹篮中装了三个苹果和香烛钱纸。

她将竹篮递给张山,口中哼唧道:“快滚上山去拜你的龙王吧,不要在家里耽误我女儿的好事!”

她以为张山听不到,肆意释放着自己的恶意。

张山用双手接过竹篮,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

“诶!”

张山拿起竹篮,笑吟吟的转过身。

刚转身,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哭丧的脸。

所有人的恶意、嘲笑,他都看得懂。

他无法找人倾诉,只能将所有的憋屈藏在心里。

张山抱着竹篮,飞快的朝着山上爬去。

哪怕智商只有五六岁,他也一样知道,自己一离开,老婆可能就保不住了。

但同样的,就算自己不离开,老婆也一样保不住。

反而更给自己添堵。

张山看向后山半山腰的龙王庙,心里祈祷:龙王爷,我都拜了您那么多年了,求求您保佑保佑我吧!

仿佛听到了张山的话,龙王庙上方,突然汇聚了一朵龙形的乌云。

                           

原创文章,作者:鱼不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ll.com/yuedu/5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