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野鹤号一眉《我不是大郎,我拒绝喝药》常北铿,西门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不是大郎,我拒绝喝药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闲云野鹤号一眉

简介:穿越又见穿越。我不是大郎,但是她竟然向喂我喝药!这里是一个被扰乱了的北宋末年,他作为赘婿,明明妻妾成全,但好像都关他屁事。作为了不起的传奇人物的儿子….但绝世武功和财富好像也关他屁事。我、住在阳谷县,吃过大郎的饼,为梁中书写过江城子,找花魁娘子要过钱,在金军面前劫过人,这是我的故事,一个从无用的赘婿向传奇英雄儿子的转变过程…..

角色:常北铿,西门庆

我不是大郎,我拒绝喝药

《我不是大郎,我拒绝喝药》免费阅读

“官人、官人、你醒醒、快醒醒、你可不能就这样丢下奴家不管呀……”朦胧之间,男子听到了甚是哀怨的哭泣声,他缓缓睁开眼睛,一个女子的轮廓在他的视线当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诶?美人儿,你哭什么呀、死了丈夫吗?”他一脸愕然地望着眼前这个美女,一副古代少妇的打扮,衣衫的材质看上去很也颇为精细,应该是出身富贵人家的女子,而且她姿容端丽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成熟女子才有的韵味看得他有些怦然心动,这、不正是他以前在脑海里幻想的人妻的样子嘛,Nice!

“官人、你在说什么啊?…是不是刚刚奴家太用力所以才……?”说着美少妇停止了抽泣,伸出手背去触碰了一下男子的额头。

“内个…官人…..该不会是在叫我吧……?”看到美少妇一脸错愕的望向自己,他大概意识到是他遇到了什么。

穿越、没错,他穿越了,这是他在无数次午夜梦回都希望遇到的事情,今天终于实现了,虽然一切来得是那么的突然。

“哎、看来…官人你的失忆症又犯了……”美少妇失落得望了他一眼,眼眸中浮现出来一股淡淡的幽怨,极目望去颇有西子捧心的既视感。

“哎、看来官人你的失忆症又犯了……”说到这里美少妇的眼眸中浮现出来一股淡淡的幽怨,极目望去颇有西子捧心的既视感。

“诶…….是、是这样吗?”他正准备发动穿越者常用技能:【装失忆】来掩盖的时候,却听到美少妇说他又犯了失忆症,虽然隐隐感到有些不安,但此刻又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心里想到:她既然说是失忆症,那就由着她吧。

“啊、娘子,为夫之前有过失忆的症状……?”为了避免尴尬,男子主动开口和美少妇搭话。

“嗯、官人你一直以来都患有很严重的失忆症,经常忘这忘那的,看来这次比之前更加严重了呢……”听到这位便宜‘娘子’这么说,他心里总觉得有些莫名地不安。

男子看她媚态浑然天成,和书上说的媚骨天成的描述很相似,所以他很是怀疑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具有潘金莲属性(PS:潘金莲属性:不知道就去问百度,主要症状就是丈夫会非自然死亡之类的。)

“对了,娘子,为夫叫什么啊,为夫忘记了,劳烦娘子告知……”因为记忆里完全没有任何被穿越者的记忆碎片,男子只好和美少妇套话获得信息。

“官人乃城西常家的儿子,名讳北铿……很有气魄的名字呢~”在告知他名字的时候,美少妇的脸上浮现了喜悦的神色。

一听到名字,男子顿时琢磨了起来,常北铿、常北铿…那谐音不就是常被坑?!喂喂,这算是哪门子破名字?还有气魄,这是亲爹能取的名字么!

“那、那娘子你…的名讳是…?”

“官人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关心起奴家的名字起来了?”对于这个所谓‘娘子’诧异的反应,倒是在常北铿(以后就称他为常被坑,啊,不对,是常北铿)的意料之内,毕竟古代很少有男人对女人如此客气的。

“不方便告诉为夫吗……?”看到美少妇子显得有些犹豫,常北铿轻声问了一句。

“怎、怎么会,只是很意外而已…”美少妇有些迟疑地对常北铿说道。

常北铿见她没有反对,便继续询问“:那就告诉为夫吧、你的名字….”

“奴家、奴家复姓西门,因为是爹爹到了中年才好不容易有了奴家,所以为了纪念,给奴家起名阿庆……”在诉说自己名字的时候,美少妇显得有些娇羞。

常北铿经过一阵软磨硬泡终于地问出来美少妇的名字,不过常北铿在听完之后有一种吃了一口苹果却发现剩下的苹果里面居然还有半截虫子在蠕动一样难以接受“:西、西、西门…庆?!”

“奴、奴家的名字…有什么不妥吗……?”看到常北铿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西门庆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不安。

“怎、怎么会……只是感慨岳父大人取名很随性,给人一种性情中人的豪爽感,娘子莫怪。”虽然有些尴尬,但常北铿还是强行解释了一波。

“是…是吗?”西门庆对于常北铿刚才的说辞还有所怀疑,但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恢复了之前的温柔笑容望着常北铿。

“小姐、姑爷的药熬好了……”就在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那你就把药端进来吧、春梅。”就在常北铿被西门庆看得有些不寒而栗的时候,门外一个丫鬟打扮的妙龄少女走进了进来。

“是、小姐。”被唤做做春梅的丫鬟双手捧着一个陶制的药盅小心谨慎地朝常北铿走来,他不经意间发现她额头上有溢出的汗渍。

哗啦——

不知道是因为罐子太烫还是她一时手滑,那药盅竟然落到地上将药水洒落一地,在地板上被药水覆盖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声音,看到这一幕的常北铿大概意识到什么。“这个……该不会是……?”

“哦,小事小事,看样子是春梅不小心把砒霜和药材弄混了,毕竟这两样东西放得很近,所以……”听到西门庆这样轻描淡写的解释,常北铿的心里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话说…这么危险的东西和药材放在一起不要紧吧,这万一要是没有发现,为夫今天岂不是要被毒死在这里?”常北铿的眉头微微皱起,有些担忧地说道。

“讨厌啦、官人真是爱开玩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时常发生呢,最多一个月有那么一两次,不用担心了啦…”

西门庆对于这次药里面出现毒药的态度如此轻描淡写让常北铿感到极度地危险,在心中暗暗腹诽:一个月就一两次,同样是穿越为什么我的经历和那群人差这么多?!

“你、你真的是我娘子吗?不会是外面派来要我性命的杀手吧?”常北铿有些怯意地望着眼前这个活色生香的西门庆。

“真是的,官人怎么可以这样说奴家呢,如果奴家真的有心要害官人,官人如何还能活到现在呢?”西门庆嘟囔着嘴,露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弄得好像她才是被下毒未遂的对象一般。

看着西门庆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常北铿暗自捏了捏手骨,虽然她做的事情确实是让人相当地火大,但现在的自己还不清楚这个世界,所以不能贸然和她翻脸,于是强忍着露出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望向西门庆“:那…为什么娘子你不干脆把这两样东西分开来放呢,这样一来,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不是吗?”

“官人…你忘记了吗?奴家之所以这么做还不是都是遵照官人你的吩咐做的啊…”听到西门庆的说辞,常北铿的眼角微微抽搐,毕竟一穿越就遇到这么亲密的下毒者,这可是穿越史上史无前例的。

“诶?为夫的吩咐?不是吧、为夫应该不会有毒杀自己的这种奇怪想法吧……”对于这样的说法,常北铿在心里是不信的。

“官人真是没记性,前些日子,你吩咐奴家将砒霜和你要喝的药材放在一起,说是要让自己时刻保持警惕,奴家当时就劝过你,但是相公执意要这样做、奴家也是没有办法的啊…”一听到常北铿这么说,西门庆立刻掏出手帕轻轻擦拭着眼角溢出的泪水,在常北铿面前表现出一副为了丈夫不得不表现出坚毅的妻子形象。

“是、是吗?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方法是在太过危险,娘子你还是让下人把它们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吧…”常北铿有些郁闷地继续劝说西门庆。

“不行!之前官人你交代过,如果自己失忆后说要分开放一定不能依了你,这事情必须要贯彻下去!!”常北铿试对于西门庆如此坚决不同意将砒霜和药材分开存放很是纠结,毕竟他可不觉得自己的人品有多好,万一哪天真的喝了,那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但是西门庆的态度相当强硬,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让常北铿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取错名字。

“啊?为夫还说过这样的话啊..。”常北铿越发地觉得自己现在很危险。(内心OS:喂喂,这真是我说过的吗,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呀,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想用失忆症来掩饰她想毒杀我的真相吧?)

“是啊、所以请官人多多注意,不然奴家就只有….”现在形势对常北铿很不利,人生地不熟的他,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不然死的那个就会是他。

“为夫知道了,不过话说回来为夫之前昏倒该不会是….”见自己无法说动西门庆,他只能选择放弃。

“就是因为之前官人一时大意,喝了一口混入些许鹤顶红的药、所以….”西门庆回答的时候略带几分哀伤,只是这份哀伤有多大成分是真实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她话里面的鹤顶红很让常北铿在意。

“啊,原来如此…”常北铿此刻心中有一万头羊驼奔驰而过。(内心OS:话说…鹤顶红耶!这真的不要紧吧,这家伙的身子到底有没有这么耐毒啊?!)】

                           

原创文章,作者:闲云野鹤号一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dull.com/yuedu/5191.html